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  资料下载
揭露教会里魔鬼的作为:自义
来源:互联网    作者:张弓剑    日期:2009年12月19日    浏览量:

    自义,是教会里常用的一个词,我常常听到人这样说∶“那个人是很自义的!”“你这个人很自义!”这个词普遍是用来评价别人、批评别人的。这就证明我们还没有真正懂得这个词,其实这个词更应该是用来反省自己的。假如我们以此专门来评价别人,那么真正自义的倒可能是自己了。

    自义,虽然是不好的,但教会里很多人并不觉得它有多么严重,没有重视这个问题,所以,很少人以它来专题讲道。但如果看到最后,我们就会明白了,原来自义从性质上、根源上来讲,它是教会最严重、最根本的问题,这大大超出于我们的估计。正因为许多人所忽略、所不知道,所以才需要“揭露”。

    它既是大问题,又复杂,所以要分成三个篇章来讲,才讲得较为清楚。放在最前面,是因为它是教会最根本的问题;有两部分放在最后面,是因为它是教会最严重的问题;所以不要轻视这个似乎不起眼的“自义”!

    1. 自义的心态:

    自义是一种什么东西呢?是一种清高、自高自大、轻视别人的心态。

    “耶稣向那些仗著自己是义人,藐视别人的,设个比喻,说:「有两个人上殿里去祷告:一个是法利赛人,一个是税吏。法利赛人站著,自言自语地祷告说:“神啊,我感谢祢,我不象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象这个税吏。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路18/9-12)”。许多人以为这段经文是讲祷告的,其实是讲两种心态——自高和自卑——的人,不过这两种心态只能以祷告的方式暴露了出来。留意后面的钥节“因为自高的,必降为卑的,自卑的,必升为高。”

    耶稣设的比喻,将自高自义的形态揭露了出来:

    (1)在内心自言自语地说人:控告别人,论断别人,贬低别人,心里说别人的坏话

    我在众教会走多了,偶尔会在教会里看到一些把自义暴露在脸上的人。但大多数人的自义是被掩饰过的,他向你笑着,然而内心里却说着你的坏话,谁知道?

    我发现人有一个不公义的共性:很容易发现别人的不是的,但对别人的优点却视而不见。摩西从皇宫出来,宁愿同百姓一同受苦,这本来很令人感动吧?不,从百姓恨不得用石头砸死摩西来看,摩西仿佛是他们的仇人。

    自义的人内心总看到别人的不是,有时可能不便去指出别人,但却在内心伸出指责人的指头。“我不象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象这个税吏。”这个祷告,正暴露出法利赛人内心的自义心态。

    其实这是内心对人的审判定罪,就是论断了,自义有一个特点,是喜欢在心里论断别人。自义的心态是常以审判、定罪的目光看人。

    自义的人,一定伴随著论断。论断的根源就是人的自义。

    例如有些人常常以祷告的方式去控告别人、教训别人、含沙射影别人,等等,这就如同那个法利赛人,把他内心自义的心态暴露无遗

    因著自义,我们总看到对方的人或教会不顺眼,继而心里就会论断,口中就有批评、控告。自义的表现就是论断、控告。自义是根,论断是芽。一个人论断别人的时候,正是自义的时候,正是骄傲到自以为神的时候(在《论断》部分详论)!

    无论是表现在脸上还是暗藏在心底,都是同样可恶的。只不过因为被隐藏起来了,我们就感觉不到它有多么恶心,反而被我们所忽视了。大多数的自义都是化过装的,使许多人的自义连自己也不知道。

    (2)高抬自己,觉得自己比别人强,无论是口头或在心里喜欢自夸。

    自义的人可能很虚伪,并没有表现出来,但内心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好,看到的都是自己的优点,于是内心总“自我表扬”,“沾沾自喜”。在心里喜欢自夸、高抬自己,“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法利赛人正是这种人。

    有些自义的人,甚至会在口头行为上表现出来,其中就是喜欢自夸。

    有人喜欢常说:“神特别爱我。”他的意思是说,神爱我比别人更多。但这用什么可以量出来?这只不过是自义的表现罢了。没错,神很爱我们,爱是无条件的,他的爱都是一样的,并不偏待人,所以我们应该说:“神很爱我。”;然而,神很爱我,这没有什么可夸的,他连世人都爱,歹人都爱,我们还有什么可夸的呢?只是神的喜悦就不同了,非爱可比了。但是,神喜悦人却是有条件的,他喜悦人有多有少,就看你怎么样道行他的话了。但我们还是没什么可夸的,因为现在还没有到赏赐时,谁可以量出神更喜悦谁呢?

    自义的人常常喜欢谈论自己,谈话时总喜欢“我这个人怎么怎么……我这个人不爱怎么怎么样”,总是“我”、“我”、“我”的。有一位思想家说:“人们宁肯讲自己的坏话,也不愿意完全不谈自己。”有时候甚至以“骂”自己的方式去赞扬自己:“我这个人有点不好,就是太心软了,就是太容易原谅别人……”、“我太老实了,很容易相信别人,就去帮助他……”

    这种人有时是以讲道、讲见证来讲“我”的,表面上,是讲见证,但实际上却是让人注意自己。讲见证是讲神的恩典,本来很好。但如果一个自义而又不自知的人来讲,性质就变了,一方面他好象在荣耀神,另一方面其实在荣耀自己。谦卑的人和自义的人讲见证,味道是完全不同的。这时候,人的自义,会被“讲见证”所掩盖,往往没有发现自己在炫耀着自己。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的民族是喜欢自夸的民族,很自义的民族。我们人与人之间喜欢听恭维话,长辈、上级喜欢听奉承的话、拍马屁的话,喜欢戴高帽,鲁讯在许多作品曾经辛辣地讽刺过这种民族的劣根性。打从懂事以来,我每日听到的电台、看到的报纸总是吹嘘自己取得了如何如何的成就,连勒紧裤带过日子的年代更是如此,总是歌功颂德,多么伟大、多么正确,都是自吹自擂、报喜不报忧的东西;每日都反复地讲我们祖宗的四大发明、长城……辉煌的历史,从来就没有正视我们存在的严重问题,在这种民族的遗传和遗毒薰染下,怎么不成为一个自义的人呢?

    (3)藐视别人

    一次,有一个外省教会的弟兄来到我家,这人我并不认识,我看他的外表脏兮兮,窝窝囊囊的(贬低了别人),我心里就说:“这可能是个很糟糕的信徒。(论断)”我心里就轻看他。后来我跟他交通的时候,听到他的见证、服事时,令我越听越肃然起敬。这时我听到圣灵向我说:“在我拣选的每一个基督徒背后,都有人所不知道的奇妙故事。每一个人的得救,都是一次奇妙的神迹,都有我爱他的见证。我所爱的,你怎么敢轻视呢?”

    事后我再深思圣灵向我讲的这番话时,圣灵又再向我说:“以色列人谁知道,在殿里被人呼呼叫叫使换的小孩,将来是一个大先知、大士师、大祭司呢?有谁人知道,一个衣衫不整的放羊娃,将来是一个伟大的将军、鼎鼎大名的王和是弥赛亚的根呢?又有谁知道,一个在贫民区、作木工活的人,将来就是一个亿万人都要跪拜的万王之王呢?你们有谁知道,我将会怎样使用你们当中的一个呢?你们怎么知道我喜悦谁更多呢?”

    经过这事,我震动很大,以后再也不敢轻看其他人了。

    法利赛人和许多其他人,为什么不肯接受耶稣为弥赛亚呢?如果耶稣是出身在显赫的帝王之家,又能作耶稣所能作的事,他们或者就可能接受。但因为耶稣是拿撒勒人,是贫民窟中的一个木匠,这就使他们拒绝接受了。原因是他们在心里“藐视”他,心里论断他。他们心里会这样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约1/46)加利利从来没有出过先知(约7/52)。这个不「神圣」(不属灵)的地方,这个无学识的小木匠,怎么会让神拣选上?要选,选我也不会选他呢,弥赛亚有高贵的身份,又一定有学识本事;这些我都比这个耶稣强。”

    神所使用的人,往往就是人所轻看的那些人。大能布道家辛班尼(Benny Hinn)自小就为家人和外人所轻看,所以口吃得很,常被人取笑;服事主前,在学者如云,博士满街走的美国,他只是做着一个卑微的店员的工作。

    我也常常在某些场合,见到别的教会的领袖,如果他相貌不起眼,我心里就会有轻视、有论断,有一种隐隐约约的优越感;后来听他开口说话,知道神在他身上的作为,才另眼相看,才悔改过来。有不少的领袖会轻看信徒,这些现象,我相信是非常普遍的。我们人都喜欢以貌取人,连撒母耳也不例外,因此圣经说:“不以貌取人(申 10:17)”,耶稣批评法利赛人:“你们是以外貌(注:原文作"凭肉身")判断人,我却不判断人。……(约 8:15)”就是这样自义的目光,使得法利赛人瞎了眼,多么可怕,我们一定要为这样的目光悔改。

    从牧养经验里我们知道,有一些人常常觉得这个有问题,那个有问题,其实更有问题的倒是这个人。

    我们处在某一种宗派里,都认为自己的宗派是最好的。不错,每一个宗派,神都曾经大大使用过,但后来因为这些宗派自以为最好、固步自封,渐渐就变成了旧皮袋,变成了一成不变的守旧势力,于是神只好兴起新的宗派代替他们,一代又一代地更新恢复。因此,我们以为自己是最好的,是一种愚蠢的想法,是自义骄傲的表现。

    2. 容易产生自义的诱因

    圣经里没有“自义”这个词,只有“自高自大”这个词,其实只是翻译上的问题,都是一个意思。圣经常常把骄傲与自高自大放在一起的,可见自义的本质,就是骄傲。

    骄傲是需要本钱的,世人的骄傲可能是因为他很有钱,可能是有地位、名望、学识、才能……甚至生得漂亮。

    然而自义却是一种属灵的骄傲,它的本钱完全是另外的东西。

    自义的人有许多种高抬自已的方式,比如:觉得自己特别属灵,晓得很多圣经知识,了解了许多为别人还未能知道的奥秘。这就成了他的属灵资本了。有错误领受的人以为,我们有越多的属灵知识就等于“属灵”。而不知道真正的“属灵”是遵守神的话(圣灵的瑞玛)去做,去行道。因而大家比知识、比讲道,来衡量谁更“属灵”。圣经说得没错,“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8/1)”这样的领受,只喂养人的自义,让他看不起信徒、看不起资历浅的人,象法利赛人看耶稣一样。不幸的是这种人多半是教会的工人、领袖。

    有些人有特别的经历:看异像、做异梦、能领受圣灵的意思、有先知的恩赐、有医治的神迹……也成为他自义的资本。有些人有特别的才干:有长期牧养教会的经验;有建立大教会的能力;有著书立说;有讲道的才能……也成为他自义的资本。同样这种人也多是教会的工人、领袖。

    越有“属灵”资本的人,越容易自义;教会里的工人、领袖最容易陷入自义的网罗。

    身为中国人,还有一个特别的网罗:明明一点本事也没有,没有什么比别人强,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但他还感觉自己多么了不起。就是鲁讯笔下的“阿Q精神”,是我们自身共认的典型的民族劣性。实际上是它是另一种畸形的骄傲:明明自己不如人,但总找到比别人好、胜人一筹的理由。阿Q穷得叮当响,绝对是无产阶级中的无产阶级,但他对富甲一方的赵老太爷瞧不上眼,他偷偷朝赵老太爷背后吐一口吐沫,说:“我爷爷的时候比你还阔呢!”他打架打输了,他不会觉得丢脸,因为他有一种“精神胜利法”,他觉得是老子被儿子打了,他觉得已经成了对手的老子,就高高兴兴起来,觉得他赢了;阿Q头顶生了个癞疮疤,别人取笑他时,他会向人甩回一句:“你们有吗?你们还不配呢……”既然别人都没有,他便觉得,这癞疮疤已经变成了独一无二的光荣记号。明明自己的教会不如别人火热,却说:“异端才会才会这么热心的”;明明自己的教会不如别人的兴旺,却说:“我们教会是走窄门的,所以人少,他们走的人多,证明他们走的是大门,是死亡之路”。明明只有可怜的几丁人的小教会,却说:“耶稣说过:「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神最爱的就是这种小教会。”她们还瞧不上那些复兴的人多的教会哩。我们很多人和教会的自义,其中不少都只不过是“阿Q精神”,以后到天堂一看,才知道只不过是个癞疮疤。

    3. 自义的源头:

    魔鬼就是骄傲的老祖宗,它在神的圣山上,高举自我,要超越“神众星以上”,超越所有的同伴,与神平起平坐(赛14/13,14);“因美丽心中高傲(结28/17)”因此,一切的骄傲是从它而出的,它是骄傲的源头。

    圣经里揭示出人的本性:“人一切所行,在自己眼中看为清洁;惟有耶和华衡量人心。(箴16/2)”“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看为正,惟有耶和华衡量人心。(箴21/2)”在人的本性里有一种自义的倾向:一句话,就是“自以为是”,总觉得自己是对的,自己才是对的,无论谁,对自己都抱有一种“自我感觉良好”的状态。大思想家培根也讲过一句精辟的话:“人总把最大的奉承留给自己。”
 
    “因为从里面,就是从人心里,发出……骄傲、狂妄。这一切的恶,都是从里面出来,且能污秽人。(可7/20-23)”“里面”就是灵,“骄傲”是怎样进入灵里的?是吃饭、吃馍馍吃进去的吗?

    有一次,耶稣问门徒,他是谁?彼得说,你是基督、神的儿子,耶稣见证这句话是从圣灵来的;但不多久,彼得出于对耶稣的关心,劝他不要再上耶露撒冷,耶稣就斥责地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这是从撒但而来的意思。这说明我们人的灵,随时都会接受灵界——圣灵或邪灵的影响,只不过我们象彼得一样不知道罢了。

    我们平常内心常常会“自言自语”地说话,就是说,有两个“人”在对话,我们没有属灵知识时,以为是“心理活动”,是自己同自己说话,这就错了,其实只有一个是你自己,而另一个是你不知的属灵对象。

    人为什么总会“以为”自己是“清洁”、总会“以为”自己是“正”的?这种“以为”是从哪里来?为什么我们会对自己那么肯定呢?其实是因为魔鬼在内心捧你、赞你、肯定你,因而使得我们坚定地相信——我是对的!我们常常沾沾自喜、自我表扬、自言自语地说人(坏话),这个“自喜”、“自我”、“自言自语地说人”的“自”是谁?内心里论断人、控告人的声音,是谁的声音?我们不懂得灵界如何影响我们的思想,受蒙骗的时候,我们会以为这个“自”是出于自己的。不对,这是魔鬼的意思。所谓“自言自语地说人(坏话)”、“自我表扬”,并不是一个“我”在夸奖另一个“我”。“这一切的恶”,指的就是那恶者,是它将“恶”的意思,不声不响地,偷偷地给了我们,它自己却隐藏起来:它扮成“我”,使我觉得这个“自夸”、“自言自语”的“自”是出于自己,而不知有一个恶者的存在,就毫无拦阻地接受这些“沾沾自喜”、“自我表扬”、“自言自语地说人”了。是魔鬼让你感觉到你优越,超凡脱俗,与众不同,你特别爱神,神又特别爱你,常常在内心里表扬你自己。另外,魔鬼又让你总是以居高临下的视角看待一切,相信真理总是站在你这边。你在内心常常看这不对、看那不顺眼,心里常常嘀咕别人……魔鬼的目的就是想使人觉得自己比别人好。

    这种“心理”活动久而久之,魔鬼就借此培养出一个人的自义心态,那个人在不知不觉中就骄傲了起来。如果你的心有这些感觉、“活动”,那其实就是自义在作怪,我们人心里蒙了欺骗,顺从了那恶者的意念,就口头和行动中去败坏了别人。

    这隐藏在“属灵”幌子下的骄傲,是难以察觉、难以自辩的罪。我们论断、争辩、分争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是在坚持原则、坚持真理。

声明:本站所载文章除注明广东省基督教两会及本站原创外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立场。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络,如果此文章侵犯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给予删除。凡注明文章来源为本站的所有信息版权归广东省基督教网站所有。未经许可,任何营利性刊物不得转载。非营利性刊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