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  资料下载商城模板
一粒沙
来源:云心林    作者:云心林    日期:2017年06月09日    浏览量:

       一度以为,被誉为中国一线城市广州的教堂,无论哪一座,都会如这座城市般豪华壮观,可没想到,在这繁荣的城市里,却隐藏着一座精致小巧,却拥有百年历史的教堂。沙面,在这个位于广州西南部,南临珠江的小岛上,在细叶榕和樟树一片绿荫包围下,有一座小教堂,静静地见证着中国的历史变迁。沙面原名“拾翠洲”,之前是一块沙洲,由珠江冲积而成,故称为沙面。鸦片战争后,在清咸丰十一年沦为英、法租界。岛上绿树成荫,空气清新,可以称得上是广州的世外桃源。初春四月,我有幸踏上这个风景秀丽的地方,感受这处拥有百年历史的地界。


       四月明媚的阳光透过树叶在教堂外墙上落下斑驳光影,亮白的十字架高耸冲天,碧蓝的天空为画布,勾画着这座历经百年沧桑的教堂。这座位于广州市沙面南街的沙面基督会堂,建于1865年清朝年间,是英国圣公会在广州英租界设立的专供海外侨胞主日敬拜的教堂,教堂外观构造独特,极具欧陆风格,异域风情。我感恩于那天正值四月圣餐主日,在那里听道敬拜并领受圣餐。聚会结束我得以细细观察这座别致的教堂。沙面堂只有一层主堂,主堂两边各有四扇彩色玻璃,每一扇彩色玻璃窗都画着一副圣经故事,教堂正方是一个褐色木制十字架,小巧的教堂布置简单,窗明几净。教堂虽小,依然能为主发光;教堂虽小,只要有神的同在,有圣灵运行,有神的儿女在这里敬拜奉献,依然能见证主名,传扬神爱,颂赞基督。一个人的奉献也许微不足道,但是积少能成多,奉献箱里不是只靠一个基督徒的奉献,当来自四面八方的基督徒们将自己的奉献结合在一起,积累起来,便能为主成大事。


       沙面堂虽小,但却在偌大的广州为主闪烁着光芒。沙面岛是由珠江日积月累冲积而成,一日的冲积形不成一个小岛,罗马也不是一天建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块之前不起眼的小岛,终究因着历史的沉淀变成广州重要之地。而沙面堂更是见证了广州教会的历史变迁,见证了中国教会从零到福音复兴的历程。


       1807年,英国伦敦传道会牧师马礼逊,作为英国派往中国的第一个传教士来到中国。他的第一站便是广州,此后,他在广州敲开了中国福音大门,他在宣教的同时还编写中文版圣经,以便让更多中国人能熟知神的话语。马礼逊在广州的宣教事工,为中国教会带来了崭新一面,并且带出了蔡高和梁发 ,这两位是让中国教会铭记的人。他们两位均是广东人,蔡高在广州认识马礼逊后成为中国第一个基督徒;而梁发,同样是在广州遇到马礼逊,他受洗归主后,便在马礼逊身边从事传教工作,他没有让自己的信仰停留,而是把自己的信仰传扬出去,领人归主,播撒福音种子。1823,梁发由马礼逊在澳门按立成为牧师,成为了中国第一个牧师。中国福音的起点和广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当时他们并没有畏惧周遭人异样的眼光,并没有胆怯看环境,而是靠着圣灵,依靠基督,为了信仰和福音勇敢为主献上自身。尤其是梁发,当他决志为主献上自己为活祭,他经历了类似保罗的艰苦岁月,信仰并没有给他带来荣华富贵,反而遭受逼迫逃亡追捕,但是就算这样,梁发在他自己的著作中这样写道:“我知道传扬我主耶稣基督福音的人必然要经受逼迫,尽管我不能与保罗和约伯相比,但我却愿意效法先圣,让我的内心常存平安。”后来,梁发坚持在广州香港一带传教,并建立医院和教会。1855年4月12日梁发67岁因病逝世于在广州和香港之传教任上。他真切做到了一生都为主而死的奉献。


       梁发如同一粒麦子,为主而死,为主埋葬,但如果永远只有一个梁发,如果他只是死守着自己的信仰没有传播出去,他只是他自己,但是梁发却持守信仰的大使命,在当时信仰环境如此不济的状况下,坚守信仰和福音的传扬,因着他,才有更多的梁发起来为主而活,为主献上为活祭。梁发曾说过:“我们或许不能在今世见到成果,但我们可以记载福音真道,广为传扬,以盼望后人接受福音,归向基督。”也许眼下看不到结果,但只要我们撒了种,将来作工的果效会随着我们归到天家。没有一样服事在主里是徒然。当年那些传教士们一步一个脚印在中华大地撒下的信仰种子,也许那时他们看不到成果,除了逼迫就是埋没,可是种子撒下了,随着岁月的积累,神的浇灌,种子发芽生长开花结果,福音向内陆传开,福音种子不断蔓延开来,才有如今中国大地教会的复兴。


       阳光透过彩色玻璃照亮沙面堂整个会堂,这座小巧的教堂,却有着百年沉淀的历史,小小的会堂,有百年的故事可以讲述,在这沙面岛上,沙面堂见证着广州教会,见证着中国福音的传扬,它如一颗小沙粒,渺小却在这南方大都市为主绽放光芒。愿你我都成为被主蒙召的小沙粒,微小中彰显神的大能,在自己的小天地中如盐如光见证基督,为主闪亮。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