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  资料下载商城模板
防备信仰中的教条主义
来源:蔡建伟牧师    作者:蔡建伟牧师    日期:2016年12月19日    浏览量:

       近读新加坡三一神学院旧约教授潘朝伟牧师的书《幽暗中的辉煌》,心被触动,颇多感慨。对信仰的内容、对信仰的对象——上帝——的理解和认识,我们常常存在许多的困惑:我这么热心侍奉主,应该是得到上帝格外的看顾,享受格外的平安才对。怎么会遭遇这么大的痛苦呢?


       其实,就如“义人为何受苦”、“好人就该有好报”、“因功生效”、“用好行为来补赎”等这些信仰上和神学上的问题对我们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物,甚至是有点老调重弹的问题。然而,每当碰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还是不自然地会想到与上帝的交易论,想到好人就应该一生平安。这就是信仰上的教条主义。教条主义是主观主义的一种表现形式。其特点就是把某些观点当教条,思想僵化,一切从定义、公式出发,而不是从实际出发。特别是对超越一切的上帝,我们也常常以程式化来理解与要求,以致我们看不见上帝是独行奇事的上帝。

       《约伯记》中记载约伯的妻子、约伯的朋友、甚至约伯本人,当面对约伯所遭受的苦难的时候,他们都是从主观主义、教条主义出发去理解和看待问题。这不可避免地给约伯造成第二次的身心伤害,这种再次的伤害甚至比第一次的伤害更加的严重。

       当好端端的约伯突然之间遭受到灭顶之灾时,约伯的三个好朋友从各自的地方都来看望约伯,想给约伯带来安慰。他们是提幔人以利法、书亚人比勒达、拿玛人锁法。他们都不是平庸的人,而是智慧人。这也是为什么《约伯记》被列入智慧文学行列的原因。约伯的这三位好朋友都想用他们的智慧来安慰约伯,解开约伯心中的疑问:我明明没有犯罪,为什么却遭遇如此苦难。
第一个发言的是提幔人以利法。他认为人受苦是因为犯罪的缘故,苦难是上帝的惩罚,因为患难不会无缘无故地临到人。他说:“无辜的人,有谁灭亡?正直的人,在何处剪除?”(伯4:7-8)很明显,苦难是临到那些不正直和罪有应得之人。他从两个方面来证明他的观点:一是从他的观察中得出结论,他说:“这理我们已经考察,本是如此。”(伯5:27)另一个是从他属灵的经验中得到的启示。他说:“我暗暗地得来默示,我耳朵也听其细微的声音。”(伯4:12)因此,他认定,约伯的苦难是上帝的管教,他让约伯反省反省,是不是他暗中犯罪了,或是欺压了弱者,或是奉承那些有钱有势的人?若约伯肯悔改,上帝必定医治他。

       当然一脸无辜的约伯不会接受他的规劝,因为约伯认为自己并没有做过他所说的这些事。他们之间的辩论越来越升级,谁也不服谁,以致矛盾越来越激化,不欢而散。
约伯的另一个朋友书亚人比勒达发言了。他的观点与以利法是一样的,他也坚持患难是从犯罪而来,是上帝的管教。人只有悔改,才能得上帝的复兴。他说:“神必不丢弃完全人,也不扶助邪恶人。”(伯8:20)只是比勒达不像以利法的论证手法,从生活的经验观察得来或者从属灵的经验启示得来。他的论据是从古人的教导而来。比勒达像个读书人,他满腹经纶,对古人的智慧教导和名人名言倒背如流,他旁征博引了大量的警句、典故,说明患难的犯罪的结果,要约伯认罪悔改,才能化险为夷、起死复生。他的言论主要在八章、十八章和二十五章。当然,约伯同样拒绝他的指控,约伯还是认定他是无辜受苦,其对话的结局还是一样,不欢而散。

       约伯的第三位朋友拿玛人锁法终于说话了。他的观点跟前面两位是一样的:苦难是上帝向恶人所施的惩罚。他说:“所以当知道神追讨你,比你罪孽该得的还少。”(伯11:6)意思是说你现在的惩罚还是轻的,比起你罪该应得的还少。如果以利法的论据凭的是经验,比勒达的论据凭的是传统,那么,锁法的论据凭的就是深奥的智慧。他以智者自居,带着辛辣讽刺的口吻,盛气凌人的气势,倚老卖老的姿态,对约伯说:“你岂不知,亘古以来,自从人生在地,恶人夸胜是暂时的,不敬虔人的喜乐不过转眼之间吗?”(伯20:4-5)根据他的教义,上帝是绝对不会放过恶人的。他们的兴盛只是一时,上帝的毁灭会突如其来。他对自己信奉的教条十分自信。无奈,锁法同样无法说服患难中的约伯,只会激起他的愤怒。

       面对朋友心存好意的无端指责和曲解,约伯呼唤要与上帝当面对质:为什么义人会受苦?其实,这时的约伯也同样落入在自己所编织的教条主义中。当约伯要求上帝解释他受苦的原因时,上帝缄默不言,不给于答复。当约伯追问上帝,为什么恶人没有遭受恶报时,上帝同样缄默不言,不予回答。所以,约伯越来越坚信上帝理亏,所以不敢回答。因此,约伯也越来越觉得自己理由十足,他肆无忌惮地指责上帝不公平、不公义,要求能与上帝公开争辩。他说:“惟愿我能知道在哪里可以寻见神,能到他台前;我就在他面前将我的案件陈明,满口辩白。”(伯23:3-4)
在最后,上帝终于发声了。上帝没有像约伯所期望的那样回答他的问题。相反,上帝向约伯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谁有能力创造并掌管整个宇宙万物的运行规律?约伯凭什么批评上帝管理失误,以致这个世界黑白颠倒,善恶不分?面对上帝的质问,约伯哑口无言,无法回答。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无知,深深感悟上帝所问的这些问题都超过他的知识和智慧所能明白的。因此,他承认从前对上帝的认识只凭遗传、经验和有限的理性,无知而又自以为是,仅仅是风闻有你而已。而如今我亲眼看见了你,终于认识到自己的无知与渺小。我只能在炉灰中懊悔。

       约伯的三个朋友和约伯自己,都落入在信仰的教条当中。他们跳不出他们经验、传统和狭窄的框架。以致形成了僵化的信仰和固守不化的观念。上帝不局限于传统,也不囿于教条与哲学,他处处给人以惊奇,因为他是神。当我们在追属灵生命的成长过程中,我们要避免先入为主,墨守成规。而是要谦卑在神的目前,承认他的伟大、超越和掌管一切。让我们渺小浮生,融进他的宽阔之中。相信任何时候和任何事情,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