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  资料下载商城模板
共产党教育了我——为中国共产党建党三十周年纪念而作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吴耀宗    日期:2011年05月04日    浏览量:

共产党教育了我

——为中国共产党建党三十周年纪念而作

吴耀宗

 

 

    在过去30年中,中国共产党在历史上的成就,和它对中国人民的贡献,是没有法子估计的,也找不到恰当的话来形容。今天中国人民所以能够站立起来,他们今天所享的幸福,他们对新中国的前途所以能够有一个绝对光明的展望,这一切都是中国共产党的赐予。

 

    在最初的时候——二十几年前,我是反对共产党的。当时我在北京青年会担任学生工作,每逢遇到“左倾”的学生,就要用基督教的道理来劝阻他们,希望他们放弃“错误”的思想。但是,“九一八”的炮声把我轰醒了。救国运动的发展,使我逐渐放弃对共产党的成见。我在上海加入了救国会,间接地受了共产党许多的影响,开始觉悟了:中国共产党的思想路线和斗争路线,是拯救中国人民的唯一路线。在抗战前后,通过许多文艺性和政治性的读物,像鲁迅的作品、《生活周刊》、《世界知识》等,又通过我所参加的一些关于抗日、反蒋、反美的实际行动,我对共产党的认识,便大大地提高。到了今天,在解放后短短的一年多当中,我亲眼看见共产党对新中国建设的伟大成就,这不但加深了我对共产党的信仰与佩服,也使我不得不为全中国的人民,为我自己,对它表示无限的感激。现在,我要把中国共产党在过去十几年中怎样教育了我的这个事实,做一个简略的叙述。

 

    第一,共产党使我了解“爱仇敌”的真义。我信仰基督教不久以后,由于一个英国公谊会传教士的影响,便接受了“唯爱主义”。所谓唯爱主义,就是根据耶稣爱仇敌的教训,反对任何方式的武力。我当时是甘地主义和托尔斯泰主义的崇拜者。但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和中国“七七”的抗战,使我的唯爱主义,发生了基本的动摇。后来,我晓得我误解了耶稣的教训:爱仇敌不应当是纵容罪恶,说服感化也不是办法,相反地,爱仇敌应当是打击罪亚,嫉恶如仇。这时候,我觉悟了共产党是真正爱仇敌的,因为它一方面坚决地主张抗日,另一方面,它对待日本俘虏的办法,和它要日本人民获得真正自由民主的主张,都充分表现了爱仇敌的精神。现在,我已经不再是一个唯爱主义者;我知道唯爱主义只是帝国主义用来麻醉被侵略、被压迫的人民的一种宣传,我知道只有把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联系起来,才能了解怎样去“爱仇敌”。

 

    第二,共产党使我认识了帝国主义的面目;认识了今天全中国的人民,以及全世界的人民,最基本的问题,就是怎样打击帝国主义、消灭帝国主义,和怎样建立人民自己的政权的问题。帝国主义就是基督教所说的“魔鬼”;它为着少数人的利益,在全世界进行侵略,用公开的战争,和******不见血的剥削压迫,把千千万万的人屠杀了,奴化了,帝国主义是全世界人民的死敌,我们必须把它打倒,才能使全世界的人民享受真正和平、自由、民主的幸福。我以前对国际问题看不清楚,以为国家都是自私的,在国际的舞台上,没有真正的是非,也没有什么正义与非正义。现在,由于对帝国主义的认识,我对国际问题,不但得到一根线索,也得到一把钥匙。我知道资本主义制度是一种剥削的制度,它必然地产生许多内部的和国际间的矛盾,也必然地威胁到世界的和平,只有共产主义,和为共产主义立下基础的社会主义和新民主主义,才是全世界人民真正的出路。

 

    第三,共产党使我清楚地了解革命的意义,在我还没有信仰基督教以前,我就受了美帝国主义特务分子穆德和艾迪的影响。穆德是几十年来美帝国主义利用基督教来进行世界性侵略的主谋者;艾迪是摆出进步面孔,宣传“社会福音”,以全世界的青年为对象的美国******布道家。他们所宣传的“福音”,就是“人格救国”。中国的政治太过黑暗******;救中国需要有人格的人;基督教是培养人格最有效的信仰——这就是他们的理论。穆德和艾迪都是美国青年会主要的人物,中国青年会所做的许多工作,全部是从这一套理论出发的。青年会提倡“德智体群”,提倡宗教修养、工人福利、农村服务、娱乐健康,其中心的目的,都是培养“人格”。共产党革命理论却使我觉悟了这些都只是维持旧社会的、装饰门面的工作,至多是为旧社会里有钱有闲的人们锦上添花的工作。这些工作不但不能改变社会的基础,不但不能帮助广大的人民享到真正的幸福;相反的,它们是麻醉人民,削弱革命力量,为帝国主义侵略作了准备,甚至直接帮助了帝国主义侵略的,基本上是反动性的工作。共产党所给我的影响,使我从一个改良主义者变成一个革命主义者。1948年底,在中国全部解放前夕,艾迪最后一次到上海来布道,他告诉听众说:李承晚和麦克阿瑟都是信仰基督教的伟大领袖;艾迪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就在全中国基督徒的面前定了他自己假借基督教来进行侵略的罪行,也使我自己更彻底地认识了一般美国宣教师们假冒为善的真面目。

 

    第四,共产党使我认识了什么是无产阶级的立场。我以前以为所有的基督徒都是上帝的儿女,而因此,也就是信众大家庭的成员,这就是基督教的所谓团契,也就是近几年来西方教会所强调的基督教的“普世”性。根据这个看法,基督教是超阶级的,而因此,也就不应当主张阶级斗争。共产党却使我认识了整个有组织的基督教的阶级性,和所谓超阶级的虚伪性,也使我认识了无产阶级的立场才是唯一正确的立场。根据唯物史观的看法,某一时代的文化,只是某一社会制度的意识形态。基督教同文化是分不开的,所以某一时代的基督教也可能完全变质,成为文化侵略和政治侵略的工具,基督徒的本身,由于利害的关系,也可能卷入一个政治斗争中。事实上,今天基督教的绝大部分,已经完全被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分子所控制,变成他们侵略的武器和无产阶级的敌人。在这个认识下,所谓普世性是欺人的,所谓团契是不可能的。相反地,基督徒和非基督徒都应当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这就是人民的立场,也就是反对剥削、反对压迫、反对侵略、为全世界人民争取真正自由平等的立场。我们要站稳这个立场,才不致认敌人为友,认贼作父,才不致模糊了我们斗争的目标。

 

    第五,共产党使我认识了理论与实践,也就是信仰与实践的联系。基督教主张博爱,企望着天国的降临;我信仰了基督教以后,就深深地服膺这个崇高的理想,但是这个理想要怎样才能实现,我却不加注意。共产党却打破了我的空想的迷梦,使我认识了实践与理论的联系,和这两者之间的循环关系。共产党不单单是在思想上启发了我,也是在实际的行动上教育了我。他们的行动都是根据一套完整的严峻的逻辑的——不是机械的、形式的逻辑,而是灵活的、辩证的逻辑。他们以理论来指导行动,又从行动取得经验,去修正他们的理论。中国共产党所以能够在短短的三十年间,领导中国人民,完成这个古老国家的革命事业,就是由于这一个理论与实践统一的武器。帝国主义的基督教“学者”们,像美国的尼勃尔,曾经用巧妙的神学理论,来否认共产党的这个优点,来散播******反苏的******。他们说:根据基督教的基本教训,世人都是有罪的,只有上帝是圣善的。如果人都是有罪的,人的一切制度,包括共产主义制度,也必然是有罪的。这些欧美“学者”们要我们追求一个空洞的“理想”,把实践的问题完全撇开,同时,企图用这个“理想”来打击共产主义。实际上,“理想”不过是个幌子,他们并不要我们追求理想,相反地,他们是要我们维持现状,要我们拥护吃人的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制度。这一套荒谬的神学思想,曾经麻醉了全世界千千万万良善的基督徒,在一个短时期内,也曾经影响过我自己的思想。现在,全世界革命力量的进展,却使这套理论完全破产,同时,证明了共产党的理论是完全正确的。

 

    十几年来,共产党所给我的教育,对我的生活方向,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共产党还在不断地教育我。十几年来,由于共产党的影响,我在基督教里面进行了长期的、艰苦的思想斗争。我受了许多基督徒的误会、批评、攻击。因为我的社会思想改变,我的神学问题也有了显著的改变,这就使我在思想“左倾”的罪名之外,又得到一个提倡“异端”的罪名。今天,在共产党领导之下,全中国得到解放,中国基督教革新运动,也在全国蓬勃地发展着,许多基督徒的思想,已经有了基本的转变,昨天认为不可能、不应当的事,今天有许多已经成为可能的、应当的了。如果基督教所相信的“神迹”是实在的,在短短的30年内,中国共产党已经使几千年受着压迫、剥削的中国人民站立起来,为他们造成一个空前的神迹,同时,也把基督教从帝国主义的枷锁中解放出来。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新中国的前途,是无限光明的;在世界各国共产党领导下,帝国主义的被打倒、被消灭,和全世界革命的最后胜利,也是毫无疑义的。我愿为此向中国共产党表示衷心的感激,并为它诞生三十周年纪念表示热诚的祝贺,同时也要向其他各国的共产党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原载《天风》第12卷第1期,195177

友情链接: